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时间:2017-05-16 09:31:51来源:未知

相信十多天前发生在秦岭穿越鳌太线的驴友失踪事件大家一定都还有印象,而回首那段不堪的旅程,可能最终的幸存者是最有发言权的,而这其中唯一一个健康走下山的女性-----和学英,近日首次回顾了这段惊心动魄的旅程,而她的丈夫远没有她那么幸运,在此次事故中遇难。快随着小编一起来了解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以及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鳌太路线自2002年发布以来,迅速成为众多驴友心中的神往之地。“绝大部分行走在无人区”、“一日四季”、“路况复杂”等危险因素非但没有削减户外爱好者们的热情,某种程度上更催生了每年数以百计的驴友走上这条“中华龙脊”。

但与此同时,这条路线上的遇难事故也屡见不鲜。2017年5月,3名驴友在此遇难。媒体对山难事故的报道大多模糊,遇难者永远沉默,躲过死神的幸存者则通常闭口不谈。在一个又一个的死亡数字背后,没有人知道危险究竟如何发生。

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5月6日下午, 位于陕西省宝鸡市眉县的太白山景区门口人头攒动。除了进出景区的游客,这里多了几架摄像设备,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众人身后,是秦岭山脉的最高峰太白山。眼前的山脚碧绿葱翠,此后延绵的山脉直耸入云,直达海拔3767米的最高处。

两天前,新闻爆出“40余名驴友穿越鳌太线失联”,当地消防部门和多个民间组织派出支援力量上山救援。截止6日下午,已有多支驴友队伍在救援队的护送下安全下山。

此刻,媒体们正等待着一支关键队伍——它是目前已发现遗体的两名男性登山者的归属队伍。出发时5男3女,均来自云南,其中一名女性此时仍处失联状态。这支队伍也在事后被证实为:今年五一期间被困秦岭的登山团队中,唯一一支有人员死亡的队伍。

人群中一片骚动。不远处从山上走来4个身着登山服的男女,他们表情严肃、神态疲惫,每个人都面色发青,挂着一张带有不同程度冻伤的脸颊,嘴唇干裂——在经历被困近60个小时后,这支折损3名同伴的队伍终于安全下山,另一名同伴因严重冻伤,已于前一天下午先行下山转医。

和学英走在最前面,她身高一米五三,是云南团队中最娇小的,也是这支队伍中唯一一个健康走下山的女性。这个44岁的纳西族女人有一头灰绿色长发,两侧马尾辫直达腰际。她的丈夫在此次登山时遇难。

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刚下山,亲属搀扶和学英(左三)走向出租车。

一众问询者将和学英围住。她一直克制着情绪,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回答众人的问题。很快,她钻进亲戚租来的车里,绝尘而去。儿子在车上依偎着她,一路无语。

踏进酒店房间的那一刹,和学英扑倒在床上,痛哭失声。

1

一切始于一场计划了长达半年的远行。

4月28日下午,从昆明出发的和学英与丈夫木文胜抵达位于陕西太白山北坡,海拔1640米的塘口村农家。在这里等待与他们汇合的,还有同样来自云南的6名户外爱好者。他们通过网络相约在此,计划从这里出发,开始为期6天的“鳌太穿越”——所谓鳌太,指的是秦岭山脉中次高与最高的山峰:鳌山与太白山。

被视作“户外十大终极线路”之一的“鳌太穿越”以其艰险闻名:穿越者需在海拔3400米以上的秦岭主峰上连续翻越17座山峰,穿越全程达150公里以上,外加气候多变、长时间涉足无人区无法得到供给等因素,被驴友誉为“死亡线路”。

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从鳌太路线地形图来看,路线就像一条龙脊,地势险要。

拥有15年户外经验的和学英夫妇曾一度被视为这支队伍的信心与保障:2012年,和学英与丈夫木文胜在当地向导的帮助下,曾攀登珠峰(未登顶)。2015年,夫妇二人再次远赴“高山之国”尼泊尔攀登当地多座著名山峰。此外,和学英与丈夫为“鳌太之行”做了半年的功课:他们上网搜索各种攻略,并仔细研究了秦岭地势。出发前,夫妇二人准备了加起来超过100斤重的装备,且都是购于专业渠道。

“团队里有攀过珠峰的人带队,大家都是很放心的。”俞宁(化名)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回忆,他是云南队的一份子,曾是一名媒体工作者,有8年户外经验。

但包括和学英夫妇在内的所有人都忽视了一点——相比商业化已经相当成熟的珠峰,鳌太路线尚未经商业开发,多处无人区不仅无法得到供给,甚至没有安全标识,完全是一条“野路子”。“鳌太路线最大的风险在于气候,每年4月至5月,9月至10月,西太白山气流极不稳定。一旦遇到雨雪天气,错误的攀登方式可能会带来致命风险。”曾参与鳌太路线制定的中国登山协会陕西省分会秘书长陈铮,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2002年,陈铮带领一支50人的专业科考队伍行走太白山进行调研。那一次,他与同伴遭遇了10年以来最大的7级风速。惊惶间,队员们迅速掏出绳索两两绑住,最终,团队悉数安全下山。同年10月,陕西登顶珠峰第一人侯生福在陈铮的带领下,完成了鳌太穿越。陈铮至今记得侯生福当时的感叹:“比登珠峰还难。”

当年岁末,国内第一本户外杂志《户外探险》经陈铮授权,公布了“鳌太穿越”的路线,自此,络绎不绝的驴友向着传说中的“死亡路线”进发,连年不断地产生“鳌太穿越者遇难”的新闻。

47岁的昆明户外发烧友杨利萍是此次云南队伍中资历最浅的一位,她拥有3年的户外行走经验,并无雪地穿越经验。出发前,她并未向家人过多地介绍此行的路线与凶险。她甚至没有准备足够专业的装备——她的绝大多数装备来自网购,所用的睡袋花900元买来,随身携带的补给仅为6个苹果、饼干、泡面及一些小零食。这意味着,一旦遇到突发情况,杨立平储备的补给并不足以支撑全程。

“再多我背不动。”临出发时,杨利平对丈夫李燕昆说。

在塘口村享用完一顿丰盛的农家宴后,杨利平在晚10:35分给丈夫发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我已住在山脚下了,准备睡觉,明天上山。”

2

“直到出事前,大家心情都很好。”俞宁下山后回忆。

4月29日一早,队伍自塘口出发。一路天气晴好,自然景观丰富。在上至3000米海拔前,沿路遍是及膝的灌木丛与参天的雪松。景色并未到最美的时节,再有一个月,嫣红的高山杜鹃就会盛开。

途中,云南队偶遇了一名来自上海的张姓男子,和3名来自山西的驴友。由于方向一致,他们便与云南队一路同行。

行程到第3天时,一行人已经攀至太白山主梁。过了地标荞麦梁,开始进入无人区,这也是鳌太路线的攻坚阶段。这里是秦岭的“脊骨”,天气晴好时,群山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呈泼墨的层次感。大家一路谈笑风生,有时还唱起歌谣,每到一处稍显特别的景致,就要驻足合影留念。

但很快,秦岭的最高山脉露出了凶险的另一面。

5月2日清晨,天色阴沉,不久后开始降雨,没有人提议停下来整顿。“当时雨并不大,我们认为这样的天气是常见的,不妨碍行走。”俞宁回忆。路途中,偶有冰雹,山上风速渐大,雨水在风力的裹挟下,从各个角度劈头盖脸地砸来,所有人的冲锋衣全部湿透。路途中,众人经过“飞机梁”,顶处有一座刻有“鳌山太白遇难山友纪念”字样的石头坟墓。那是2013年一男一女两名在此失温死去的驴友的衣冠坟。没有人为此停留。

穿越鳌太幸存者和学英自述生死瞬间惊心动魄,和学英老公怎么死的

相关内容

秦岭鳌太穿越失踪驴友照片遗体搜救图,鳌太死难实录最新穿越事故

秦岭鳌太穿越失踪驴友照片遗体搜救图,鳌太死难实录最新穿越事故

近日,数十名驴友结伴穿越秦岭鳌太因为遇到暴风雪而导致失联的事件牵动着很多国人的心,而最新消息显示,一

秦岭鳌太穿越什么时间合适路线攻略图 鳌太死亡之路穿越遇难汇总

秦岭鳌太穿越什么时间合适路线攻略图 鳌太死亡之路穿越遇难汇总

近日,秦岭鳌太穿越探险的这条“死亡之路”,又因为驴友的失联和遇难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里。而究竟为什么这

秦岭鳌太驴友失联事件救援现场死亡驴友照 鳌太穿越为什么老死人

秦岭鳌太驴友失联事件救援现场死亡驴友照 鳌太穿越为什么老死人

近日,秦岭鳌太驴友失联事件牵动着很多人的心,因为5月2日的暴风雪,至今失联人数上升至20人遇难2人,而救

Baidu
搜狗